探讨区块链治理演化路径:从贵族制到代议制民主

区块链治理方式的演化与人类社会民主制度的发展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原文标题:《【大文观链】「治理民主」波卡 VS 以太坊:EIP1559 生死难料,以太坊民主危局》
撰文:大文

以太坊采用的「贵族制」民主有着巨大的缺陷。所谓的「民主投票」只是少数人的民主。这一点在网络规模较小的时候并不明显,但如果作为一个区块链底层设施,设施的使用者无疑会成为古典民主中奴隶和妇女这样的「非人」。这一点在以太坊中尤为明显,能够改善 DeFi 体验的 EIP1559 受到矿池的反对正是一个绝佳的例证。

1739 年,苏格兰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写道,公民政府的起源,是因为「人们无法从根本上救治自己或他人的灵魂之狭隘,(这种狭隘)导致人们舍远图近」 。

休谟相信,政府机构——比如政治代表和议会辩论,有助于缓和我们冲动、自私的欲望,促进社会的长期利益和福祉。同样,完善的民主制度也无疑会促进区块链系统的长期发展。

区块链治理方式的演化与人类社会民主制度的发展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那么从链下到链上,什么样的治理方式是更加民主的?

比特币和希腊式民主

作为一个极客实践项目,比特币脱胎于一个匿名的密码学主题极客邮件列表。现在我们知道,这个被称为密码朋克的小团体内包括了詹姆斯·A·唐纳德(James A. Donald)、雷·迪林格(Ray Dillinger)等一系列负有盛名的密码学科学家。

作为一个小圈子讨论的产物,比特币一直保持着链下治理的模式:使用者在链下的邮件列表或论坛中讨论比特币的改进方向,并最终将改进补丁应用到比特币网络当中。

比特币采用的链下治理方式是 BIP (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s,比特币改进提案)。任何人都可以提交一份针对比特币的改进提案,并在社区中进行讨论。如果一份提案被大多数社区成员接受,改进代码就会被部署到所有矿机上。

但这种方式总会导致各种各样的分歧,最糟糕的结果就是导致硬分叉:比特币现金、比特币黄金、比特币 SV 等就是线下讨论中的分歧无法调和的产物。这种分叉严重影响了比特币社区的发展,并为后来者敲响了警钟。

作为第二代区块链网络的代表,以太坊同样采用了类似的治理方式,社区参与者通过提交 EIP 对以太坊进行治理或升级。

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社区经历过数次分裂之后,如何在避免社区分裂的同时对区块链系统进行高效的治理成为了考验后来者的关键问题,链上治理也逐渐成为了新兴公链进行治理的主流方式。

简单来说,链上治理是一个自动化的机制,社区用户通过投票对升级草案进行选择,结果会自动应用到协议当中去。

这种形式一方面极大的提高了治理效率,另一方面又能够极大程度上避免社区频繁发生分叉。

脱胎于这种治理模式,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出现了。一般来说,DAO 的治理模式的核心是对于提案的最终决定由民主投票产生,参与投票的 token 数量越多、锁定时间越长,权力就越大。

DAO 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的治理当中,并发展出了一些相当成熟的模式,乃至 DAO 组织服务提供商。

较为著名的有 Snapshot、Aragon 等。随着链上治理技术和理念的逐步成熟,链上治理甚至发展出了更加高级的形式: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波卡采取的链上治理模式。

按照波卡白皮书的说法,波卡生态的治理方案中包含多种角色,其中包括议案与公民大会、理事会和技术委员会、平行链卡槽的分配、国库管理。

简单来说,波卡生态的治理主要围绕着代币 DOT。DOT 的主要的作用包括:提交议案、为议案背书或者提前决议某议案、对所有活动议案投票、成为理事会的选举成员、对成员进行选举。

总体上来说,持有的 DOT 越多,在波卡生态治理中就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链下治理和贵族民主

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治理的发展与人类民主制度的发展拥有高度的相似性:由雅典的古典民主逐步发展到贵族民主和金权民主。

在比特币方兴未艾的时代,比特币的治理毫无疑问是古典民主的早期阶段,村议会式的。在历史的早些时期,希腊的人口只聚集在一些小村庄中,并没有贫富不均的现象。

当有需要公众讨论的重大事件,市民就会聚集在村落广场上议事,每一个人都能平等地得到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

然而随着比特币的发展,算力分化逐渐出现,专业矿工和矿池通过其算力优势获得更多的话语权。矿池的地位类似于贵族民主制度中的贵族阶级。

矿池(以及矿池私下产生的矿池联盟)毫无疑问掌握社区的最高权威,他们通过提交各种各样有利于矿工的提案,将自身集团利益置于社区发展之上。

以太坊 EIP1559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8 年,V 神提出了该提案,本质上是关于以太坊网络交易定价机制的解决方案。

EIP-1559 改变了付费结构和付费流向:将交易费用分为基本费用+小费,同时基本费用被销毁,矿工无法获得,矿工可以获得打赏费用,也可以获得新增发的区块奖励,从而减少矿工操纵交易费用的动机,并让包括矿工在内各种参与者有机会获益。

这项提案在社区当中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EIP1559 的实施毫无疑问会改善以太坊拥堵的现状,显著提高用户体验。

但该提案的上线并不是所有人都乐见其成:一些矿池选择联合起来抵制这项提案。矿池们认为这一提案并不公平,削减了他们的可得利润。

根据 BitInfoCharts 数据,由于链上拥堵将交易费用在 2020 年推至历史新高,挖矿盈利能力达到近三年最高水平。而实施 EIP-1559 之后,用户需要支付的金额并没有变少,但是矿工却不再能够像从前一样收到全部的数额,这些本该属于矿工的 Gas 费没有给到矿工,而是被销毁。

所以才出现了强烈反对的声音:EIP-1559 的升级并不能给矿工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会损害矿池的利益。

EIP1559 的争议依然还在进行中,未来是否能够上线依然很难预料。但矿池对于社区的控制能力已经可见一斑。

DAO 和金权政治

当区块链的治理模式逐渐发展到链上治理后,相对应的就进入了金权政治的时代。在这类网络里,权力属于 token 的持有人,最终的决定则由民主投票产生,参与投票的 token 数量越多、锁定时间越长,权力就越大。这类制度已经非常接近政治学界划分的现代民主的概念。

与比特币、以太坊社区的「古典民主」相比,波卡这样的治理方式更类似于国家已经成熟且规模变大之后逐渐产生的代议制民主。

简单来说,古典民主是直接民主,用户不仅仅投票选择支持提案,也可以直接提交提案,而后者则将用户的这些权利让渡给了代理人,即理事会、技术委员会等更专业的角色。

另外,在以太坊的治理当中,社区拥有的投票权实际上被矿池严重的削弱了,在投票结果产生之后还需要经过大矿池的投票,即所谓算力战争。

而在以波卡为代表的链上治理模式当中,只要持有 token 就拥有投票权,社区和矿池之间的角色并不会产生割裂。

毫无疑问,以太坊采用的「贵族制」民主有着巨大的缺陷。所谓的「民主投票」只是少数人的民主。

这一点在网络规模较小的时候并不明显,但如果作为一个区块链底层设施,设施的使用者无疑会成为古典民主中奴隶和妇女这样的「非人」。这一点在以太坊中尤为明显,能够改善 DeFi 体验的 EIP1559 受到矿池的反对正是一个绝佳的例证。

从这些角度来说,以波卡为代表的链上治理模式毫无疑问的更加偏向于现代民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