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清退加密矿场,矿业发展有何区域性差异?

内蒙古为完成能耗双控目标清退虚拟货币挖矿行业是一个个例,不会扩展到全国范围内。

原文标题:《内蒙古清退「加密矿场」解读:揭开「数据中心」伪装,矿业空间何在?》
撰文:大文

2 月底,内蒙古发改委就《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措施提出,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

「十四五」期间,合理有序控制数据中心建设规模,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该征求意见稿是内蒙古自治区因 2019 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未完成而提出的。

2 月 2 日,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对各省(区、市) 2019 年度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措施落实和目标完成情况进行了考核,并在通报中对考核结果为未完成等级的内蒙古自治区予以通报批评。「征求意见稿」中也明确指出,目标是确保完成自治区「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

这份「征求意见稿」中对于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态度非常严厉,除了提出将合理有序控制数据中心建设规模,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外,还计划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并在 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将虚拟货币挖矿归类为「落后和过剩产能」,与《国家产业政策指导目录》(2019 版)淘汰类并列。

其他「落后和过剩产能」还包括焦炭(兰炭)、电石、聚氯乙烯(PVC)、合成氨(尿素)、甲醇、乙二醇等。虚拟货币挖矿被归类为落后产能并非第一次,新疆、内蒙古等地都曾出台政策限制或禁止在当地开展挖矿业务。

为什么挖矿是落后产能?

虚拟货币挖矿业务在上述省份受到限制的主要原因是,矿场的收入并不透明,对本地产值增长并无较大的推动。

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能耗双控目标:2021 年全区能耗双控目标为单位 GDP 能耗下降 3%,能耗增量控制在 500 万吨标准煤左右,能耗总量增速控制在 1.9% 左右,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等价值)下降 4% 以上。

这里的关键指标是单位 GDP 能耗,也是判断什么是落后产能的主要依据。换句话来说,在监管看来,挖矿业务是一项高能耗、低产值的行业。但众所周知,在比特币价格飙升的背景下,挖矿实际上能够获得丰厚的利润。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政府认为不赚钱,但矿场实际上却收益颇丰的状况呢?这与矿场实际的运营方式直接相关。

链得得 App 就此采访了数位矿业从业者发现,矿场在实际运营时,大多会以数据中心的名义进行注册,以托管费和服务费的数额申报企业收入。

矿场老板张龙告诉链得得 App,以云计算、大数据数据中心立项,然后通过高科技产业园区的招商引资政策入驻园区,实际主营挖矿业务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不少地区对数据中心是有补贴的,尤其是电费,」张龙说,「立项审批也会容易得多。」

与真正的数据中心相比,虚拟货币矿场的建设成本更低,管理更加粗放。小型矿场不会配备 UPS (不间断电源)、降温空调和降噪设备,机房噪声高达 100 分贝以上,甚至可能对维护人员造成听力损伤。

矿场的税务盲区

矿场的能耗也远超数据中心。目前主流的数据中心单机柜服务器容量一般在 16-20 台,而比特币矿场单机柜的矿机数量则能达到几十台。

另一方面,单台矿机的额定功率要远远大于机架式服务器,以蚂蚁矿机 S9 为例,S9 额定功率为 1320W,而一般机架式服务器的额定功率为 500W 左右。

以北京电信通三元大厦互连网数据中心为例,该数据中心能为北京市和部分河北地区提供服务,拥有 268 台服务器机柜,除去散热、照明等用电后 IT 总功率约为 944.5kW,即每小时耗电不到一千度。

但张龙拥有的一个部署了 5000 台蚂蚁 S9 矿机的中型矿场,每小时仅机柜耗电就高达 6500 度,是北京电信通三元大厦互连网数据中心的六倍多。

与高能耗相对的是,矿场为地方财政贡献的税收远远低于数据中心。虽然矿场的总体收入非常丰厚,但主要来源于数字货币交易和增值,这也是税务的「盲区」。

以张龙的矿场为例,以比特币价格 5 万美元计算,5000 台蚂蚁 S9 矿机日产值约为 13 万人民币,电费约 5 万元,月净利润约 240 万元。但这些收益完全不会进入企业账户,不会为地方财政产生任何税收,当然也不会被计入当地生产总值。

矿业发展的地区性差异

毫无疑问,矿场既不能为地方财政提供税收,又要消耗大量能源,被地方政府清退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全国都会清退虚拟货币挖矿行业呢?

以矿业大省四川为例,按照发改委发布的公告,四川省超额完成了 2019 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与主要依靠火电的内蒙古不同,四川省作为我国水电发电量第一大省,截至 2020 年底水电装机达到 8301 万千瓦,在建规模约 4010 万千瓦。

但四川省丰沛的水电并不能被完全消耗。受阶段性供需失衡、外送通道建设受阻、省内水电站调节能力弱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四川省自 2012 年起每年均有不同程度「弃水」发生,2016 年时最多曾有 141 亿千瓦时富余水电无法上网,造成省内水电站约 40 亿元发电收入落空。

在这种背景下,四川省建设矿场不但不会影响能耗双控目标完成,反而有助于提高水电消费量,减少浪费,提高财政收入。

因此,可以认为,内蒙古自治区为完成能耗双控目标清退虚拟货币挖矿行业是一个个例,不会扩展到全国范围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