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 Wootrade 创业经:从华尔街走出的加密货币顶级做市商

备受资本青睐的 Wootrade 由何而来?项目创始人都经历了什么?分布式资本分享 Wootrade 的创业故事。

原文标题:《分布式创业经第一期 | 伴随熊市、逆行成长——Wootrade 诞生记》
撰文:分布式资本

尽管区块链是最热门的赛道之一,无数的创业者前赴后继,梦想抓住这次机遇。然而,在波云诡谲的加密世界里,如何找到区块链与行业最契合的主题,如何在同类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如何对抗快速变化的市场都成为创业者眼前的难题。破局者微乎其微。

作为早期投资机构,分布式资本挖掘、见证并陪伴项目成长和发展。在新开辟的分布式创业经栏目中,我们将邀请到分布式的新老朋友们分享创业故事,揭秘项目从发芽、开花到结果的发展历程。

_Wootrade 团队照片 _

冲出华尔街

从九月底开始,Wootrade 不停有融资捷报传来,从国内的分布式资本 /Hashkey Capital 到国外的 Three Arrows 和 Dragonfly Capital,Wootrade 似乎一下子成为了国内外资本们的香饽饽。

Wootrade 的由来是什么?项目创始人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分布式资本在专访团队后,希望将他们的故事和读者们分享,且听我们娓娓道来。

Wootrade 是由 Kronos Research 在 2019 年 7 月份孵化的项目,旨在解决加密货币市场流动性分散的痛点。众所周知,比特币已经成为 21 世纪表现最佳的高风险资产。加密世界不断有专业的投资人和交易员涌入。然而,流动性缺乏、手续费高、用户体验差却饱受诟病。而 Wootrade 就是要帮助交易所、钱包等服务商为用户提供低价差、高深度、零手续费的服务。

时间倒回至 2004 年,彼时 Jack Tan 和 Mark Pimentel 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校友,两人因商业管理的课相识。Mark 毕业后,进入一家知名投资机构 Citadel 工作,在金融危机时期仍为公司赚进 20 亿美元。之后他又进入了 Knight Capital,带领团队操作欧美股市最大的暗池。Jack 毕业后则先后在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工作过。两人在华尔街的履历堪称精彩。

可是在华尔街久了,两人对于华尔街的美好憧憬慢慢幻灭。这个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实则是森林法则最为严酷的地方。华尔街的本质从不是褒奖那些有创造力的人,而是将人培养成努力工作的赚钱机器。令 Jack 记忆深刻的是: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的前夕,当时自己已经预感不妙,试图劝说老板募资购买价格濒临崩溃的资产时,老板却婉言拒绝。结果,Jack 公司做的那款产品暴雷,差点导致了整个金融系统彻底垮掉。08 年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是无法想象的,如果没有政府救市,全美银行几乎全部会倒闭。Jack 在被老板拒绝的那刻,心也凉了半截: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确实有点浪费时间。

华尔街是这对卡内基梅隆校友人生的起点,却不会是他们的终点。2014 年,Jack 正式接触比特币和区块链,直觉告诉他区块链会是货币和交易的未来。Jack 觉得,「从控制货币的供需关系,再到用武力逼迫人们用美元,华尔街关于金钱的概念是错误的。相比于人为控制货币,人们最终会信任数学和科技。而好的企业是要通过金融系统的升级,改变人们的生活。」

_ 左边是 Jack,右边是 Mark_

Kronos 在前,Wootrade 在后

Jack 和 Mark 重逢在一家创业公司,两人为项目募资贡献了全力。但由于两人与公司创始人在理念上有分歧、无法调和,最终两人的努力经营付之一炬,只能从零开始。

再次创业的时候,两人萌生了做平台的想法:激励并吸引最好的交易团队入驻,并提供给投资人最好的交易策略。这个创业方向也契合了两人的长项——多年积累的交易经验。不过,他们面临的问题是:一是当投资人采用交易策略时,需要对你专业度充分信任。二是,在诸多技术开源的平台中,项目需要建立自身壁垒。

于是,Jack 和 Mark 采取了迂回策略,先创立了对冲基金——Kronos Research。在 Kronos Research 运营平稳以后,Wootrade 于 2019 年 7 月份才真正启动,两人想象中的 Wootrade 生态才慢慢勾勒出来。何为 Wootrade 生态?Wootrade 生态将把投资人 / 交易员 / 交易所 / 钱包等等参与交易的各方都连结起来。当他们赋能整个生态时,也将享受前所未有的交易体验:1)流动性充足 2)交易费为零 3)操作界面更加简洁方便。可以说,Wootrade 生态更贴近未来交易的模样,而 Jack 和 Mark 做的事情势必引领加密行业的革命。

熊市蛰伏,牛市起飞

可是,一开始 Kronos Research 的进展并不顺利。启动 Kronos Research 的时候,Jack 和 Mark 想到了上一个项目撤资的投资人。当时,Jack 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游说了新项目,没想到投资人很支持,直接谈到了估值。4000 万美元的创业资金似乎很快就尘埃落定了,但在融资最后的节骨眼上,项目遇上了熊市。

2018 年 7 月,币圈迎来熊市,Kronos 也迎来了它的至暗时刻。Jack 回忆起那天:一直到 deadline 的时候,都没有人打钱过来,「我们都很绝望。我们有远见,有激情,本想项目启动以后马上招人干活,可是钱始终没有到位。直到 deadline 后的一小时,才陆续有人将代币打到账户上。不过,这些代币的金额只占了预期的 15%,基本干不了什么事情。」「市场特别熊的时候,很少投资人愿意碰项目,无论项目的基本面如何。所以说,当年力挺我们的那些人是真正的勇士!」Jack 如是说。

分布式资本正是众多勇士中的一员。作为最早的机构投资,分布式资本在 Kronos 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

分布式资本为何如此坚定 ,Jack 的解释是:「分布式资本对于 Kronos 的团队以及商业理念非常认同。我们团队的背景不仅多元化,在专业领域还很强。有些团队总说 blockchain something, 他们谈到区块链头头是道,却对专业领域一无所知。至少,Kronos 没有一个月是负盈利的。」

等钱到账以后,Jack 和 Mark 意识到这点钱还是做不了什么事。为此,主创成员们还为其他项目进行服务,以资助自己的创业项目。短短一年过去了,他们发现公司通过外包服务已经扭亏为盈。

Jack 再描述这段经历的时候,总结道:创业的问题分显性的 / 隐形的、短暂的 / 长久的。融不到资可能只是一时的难,而永远的难是,创始人需要思考产品有没有以更好的方式拥抱市场?区块链里有没有大的趋势需要抓住?公司企业文化是什么,如何来传播、执行?

从项目找钱,到钱找项目

Kronos 是夯实基础,Wootrade 才是真正让梦想照进现实。直到 Wootrade 真正意义上开启了与虎符的第一单合作,才在行业里打响了知名度。

从产品落地到进入市场,创始人脑子里会有个模型:这个客户在哪种境况下会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们产品做出来了,他们会不会使用?如何使用?而真正从产品到市场,是机缘巧合,也是诚意使然。

在复盘第一单业务时,Jack 表示:「一开始的信任很重要。Wootrade 在深圳的 BD 与虎符的关系很好,在双方多次沟通下,对方才愿意尝试我们的技术方案。当时我还特意飞去深圳,与项目方没日没夜地待在一起。当项目方知道你的为人以及做事方式,会更愿意尝试你的方案,信任也就建立起来了。其次,Demo 很重要,能展示如何解决客户痛点,让客户相信你真的能帮到他们。我们在展示的时候,做了一个订单簿,可以切换各个币种。一开始技术问题蛮多的,有的订单簿会亏钱,但是第二天我们又会把亏的钱赚回来。」

Wootrade 团队陆续帮虎符和抹茶做了深度和流动性。当具有影响力的客户在社区里传播了用户体验,整个社区效应更为明显时,Wootrade 的业务也就水到渠成了。Wootrade 在业界获得了良好的口碑,也吸引不少优质的资本。在 Kronos 时代,似乎是项目找钱;在 Wootrade 时代,是钱找项目。

一些经验之谈

尽管 Kronos 和 Wootrade 在业界已经备受认可了,但是 Jack 和 Mark 的创业之路并非那么顺畅。项目在不断踩坑的过程中,需要不断终结经验教训,然后从新规划前进路线。复盘创业历程,Jack 总结出了已下的经验之谈:

Jack 认为公司在招聘上是需要推翻固有思维的。想象中,公司招聘的人第一要才华,第二要经验,性格可谈;而现实中,招聘的人第一要性格舒适,第二要三观契合,第三要才华,经验可谈。Jack 形容公司过去的招聘是又乱又快。公司在台北人生地不熟,招聘完全靠 LinkedIn 和在 104 大厦贴广告,好不容易招聘到所谓的人才却不靠谱不诚实,解雇率一开始达到了 80%。在后来调整了招聘策略以后,公司才算稳定下来。

Jack 认为管理越强越不用去管理。因为你招聘的人是对的,做事的步骤已经成型,优秀的人做好了榜样,所以员工在不监督的情况下也能高效工作。另外,OKR (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 关键目标成果法)有时没那么重要。如果员工只是假装在完成 OKR,不仅浪费了时间,也将最终摧毁公司文化。

最后,创业者需要想一想为何创业。创业最大的陷阱是为了钱创业。毕竟很多人完完全全可以靠打工来赚钱。在创业这条路上,愿意付出比你多的精力时间竞争者不在少数。所以你在创业之前,要明白这件事对你究竟有多大意义?你能否为创业愿意舍弃一切?想清楚了,再创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