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协议如何向投机者征税?「猿人税」了解一下

DeFi 生态系统需在整体上留存价值并继续增长。

撰文:ivangbi,LobsterDAO 创始人
编译:Perry Wang

注: Degenerate Finance,「堕落金融」,这是部分投资者对 DeFi 的新定义,本文作者将这些搭便车的投资者称为「堕落者」、「猿人」,这种税也被他称为「猿人税」。

任何系统要维系和成长,都需要有一个正反馈回路。风险投资人为什么会和创始人 一起洒各种福利?显然是要争抢领跑优势并直奔主题。但除此之外,他们还意识到必须让周围的环境蓬勃发展——这有助改善自己所居住的环境、自己的安全等等。

「遵守道德是一种长期的贪婪。——佚名」

加密货币投资也是如此:当你开始复制他人做法并赚到很多钱时,应该考虑 向 gitcoin 捐款。 为什么?因为这是一种使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工作,并进行创新,从而推动整体生态系统发展的理性且自私做法。这样一来,像 99% 的人类一样在零和游戏中作为寻求利益的参与者,会有意识地来做出贡献。

但是对于搭便车的问题,这是靠自我强制的解决方案……

如何不仅对搭便车者征税,甚至还要对价值提取者征税?

目前没有让生态系统能够自我维系的加密生态「系统税」。 例如,比特币的设计从某种意义上说太简单了,只是一个金字塔结构:早期采用者变得富有。嘿,我不是在喷比特币,请大家继续持币! 我是说,为了让引擎运转地更快更久,还需要利用更多细微的方法加以利用。

我们简单来看几个。

但在这之前,项目方和开发者迄今为止利用牛市和争取更多关注的方法是什么?筹集更多的钱,然后发放补贴;或出售其部分持币——再进行补贴或自我维持以创新……无聊。

牛市-> 价格飞涨 -> 卖出代币 -> 发放补贴 -> … ?

在这两种情况下,这样做都是以牺牲生态系统的健康为代价的,中央银行(「团队」)在代币价格高企的时候向社区成员出售(基金会或创始团队的)代币,赚走了溢价,其实是毁掉了社区成员。选择何时出售、卖多少、多快卖掉或向谁发放津贴都是超级主观的,并不是真正符合持币者的利益。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吗? 哦,是的!

MakerDAO – MKR

在今年夏季牛市开始的几周内,DAI 一直在其所锚定的 1 美元价格上方徘徊。为了保持锚定汇率,MakerDAO 一直将费用降低到 0%(易于发行更多 Dai,你可以购买并溢价出售)。但是后来依然于事无补。 那么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只是增加了手续费用。既然改变不了,那就从中赚钱。

因此 MKR 收入目前是 DeFi 协议中收入最高的之一。 这可以被视为身体诚实的接受投机行为,嘴上还说着「我们接受现状,不管怎么说从长远来看,这对 MKR 持币者来说是好事」,而不是奋起抗击投机行为。与 degen 合谋,让系统受益。基本上在这种情况下,持币者保留其所有份额,并从生态系统中赚取费用,顺应趋势而不与之抗争。

Nexus Mutual – NXM

一直有关于 NXM 的 100-130 % MCR 比率的争论(MCR 超过 130% 会进入保险池,而低于 100% 则无法提取 NXM)。Delphi Digital 的 Yan Liberman 在 11 月 13 日提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论点:「当 MCR 跌至 100% 以下时,用户将无法再提取 ETH,因此只能依靠 wNXM 的二级市场流动性」。 他所言不虚。这样一来,NXM 的价格得到数学支持(联合曲线)的想法就没啥作用了。 那对人有害吗?

https://nexusmutual.io/token-model.html

并不这样。Degen 寻求快速获利并在 MCR 超过 130% 时折腾,实际上推动了资金池的增长。如果你瞄准的是长期收益,只需等待看生态系统的 MCR 合适会超过 130%。如果不是……那么你可以等待,或者只是去承担 wNXM 一侧的损失。感谢 NXM 使保险变得物美价廉!

因此你可以折腾相似的模式,其中瞎折腾实际上对长期价值有利。

https://nexustracker.io/capital_pool

至于该解决方案的预期年化收益 APY (为保险支付的保险金),
Nexus Mutual 创始人 Hugh Karp 回答了如何重新分配资金、满足许多其他需求的想法,以这种方式增加了基础资金池的 APY,因为很明显,目前 APY 约为整个资金池「保险」费用的 2%,表现平平,需要其他方式(他们正在努力)。

Keep3r Network – KP3R

除了工作积分外,KP3R 没有供应通胀。假设我是一家公司:我发布一份工作,并以 ETH-KP3R 资产对来绑定 14 天的流动性。有人得到这份工作并获得了 KPR 工作积分。他们可以以 1:1 的比率兑现美元。

首先为什么不使用另一种代币呢?发布该工作的公司,其资产负债表上绑定流动性看起来更好看。而且,如果工人有时不兑现工作积分,公司便可以释放流动性。然后由谁支付……基本上,是由 degen 为该协议的采用卖单。从本质上讲,有时某些公司会释放流动性,degen 为工作和产品支付了费用。

Yearn.finance 创始人 Andre Cronje 启动了该项目,种子资金(超过 500 万美元)加上 Uniswap 交易产生的费用进入了初始的资产负债表。

Yearn Finance – YFI

这个就无需介绍了吧!新的费用结构有利于长期建设并欢迎生态系统的创新。不再仅是将钱发给股东(持币者),还把钱发给利益相关者(建设者+持币者)。

KeeperDAO – ROOK

KeeperDAO 利用资金池进入了闪电贷套利游戏。但是这也造成了常见的悲剧,总锁定价值(TVL)过高 = 资金利用率低 = 协议本身产生的费用 APY 低。

执行同样投资策略的对冲基金不需要越来越多的资金,原因是机会有时是非常有限的,超出某一个点位的资本实际上是不好的。 就像是一家坐拥 500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VC,不得不投资给狗屎项目,仅仅是因为你不得不这样做。

但无论如何,新存款要向以前的流动性提供者(LP)支付 0.64% 的「猿人税」,这为该系统的正常运转创造了一个小金字塔。这不是一个全新的模式,因为它已被多次使用。然后你可以将其视为一个零和的「猿人税」,因为与 MKR 案例不同,它不一定对系统带来帮助。在这里它只是聚集人们加入,并不能改善协议或长期解决方案的活力。这更像是金字塔税而不是「猿人税」,因为只有 degen 从投机中获利,而不是系统。

在上述所有这些案例中,默认情况下 degen 都不会遭到重创。 degen 仍然可以赚很多钱。但是不管它们是否获利,当所有规则都摆在桌面上时,系统可以利用数学方法有机地产生价值。这与募资和发放津贴不同,因为津贴发放非常主观。这是系统的默认功能。

可编程货币…可编程系统吗? 是的

你也可以说,在这方面贷款协议是相似的。比如我要为自己的头寸支付 5% 的利率,同时又以 3% 利率将新资产贷出时一样……我这样做很蠢,对吗? 好吧是的,但是,当我挖 COMP 或其他代币时,实际上可以抵消上述利率差。因此,短期价格可能会比较吃亏,但是系统会不断将费用计入金库。我这样做的思路是:长期对齐!

「猿人税」效率良好 ->

  1. 不必非得在币价上升趋势中卖出代币,而是继续持币保留所有权;
  2. 生态系统整体上留存价值并继续增长,其资产同样增长;
  3. 长期开发者创新受到有机激励;
  4. 税收博弈已知且清晰,所有都是透明的。无需团队决定。

本文构想受 Curve 原生代币 CRV 猿人税金库 CRV ape tax vault 一文启发 。但坦白讲,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税」。这是表明非寄生性的一种捐赠,而不是税。

我们应该给它起个名字 !

「猿人税」 是指是指从堕落的投资者那里自动获取的、有利于生态系统的佣金(或者是从另一种类似市场参与者那里获取)。佣金可视为交易损失、支付给系统的费用、滑点或以其他形式呈现。它主要发生在「害怕错过上车机会」 FOMO 和疯抢的情况下,因为 degen 没有时间或不关心具体情况。通常是因为有钱。

再聊聊其它几件事……

去他妈的无脑分叉和没完没了的「公平启动」meme。

YFI 第 17 号分叉…… Curve 第 5 号分叉…… 太无聊了。纯粹是价值提取、零创新、没有任何真正的竞争力。或多或少都是「零和预挖矿」的故事。 就像过去的比特币分叉一样。

好吧,没有一致的激励措施,事物就无法不断创新,因此让开发者面临巨额资金风险、而又不给他们付钱的做法并不明智。如果发展一帆风顺并保持增长,那么每个人都很乐意支付「猿人税」并进一步激励这台机器继续发展。

不同的「公平」分配并不能让产品变得更好。 是的,它可以吸引眼球,但除非是真正的独一无二,否则它就一文不值。

尽管以收益耕种为诱因的匿名项目 99% 都是垃圾,但有些项目却做得很酷。我在这里绝对不是对其代币站台,我确实认为 CORE 和 Dracula 至少做了有趣的实验和游戏化设计。

然后就得到如下有趣的发展:

https://etherscan.io/tx/0x88792d24670eaa93af7a5ac6751674a484a9951b5bf01510a14ebb00b2de6444

https://etherscan.io/tx/0x217298bd38ed12b16e0cd65ce0b464c3810e0479a99a1464aed5e6768b2a4c50

来源链接:lobsters.substack.com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