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 的云上硅谷:赋予普通人赚钱和弥合平等鸿沟的能力

Clubhouse 产品形态和 YY 等聊天室没有本质区别,但关键是用来做什么,究竟是一个游戏乐园,还是一个云上硅谷?

原文标题:《clubhouse 的云上硅谷》
撰文:胖车库之喵比 ter

用 chamath 的一句话总结下火遍全球的语音社交产品 clubhouse

clubhouse 绝对是在这个路上走了一步。

昨天听了 musk 那场指数流量的线上直播,虽然有很多 grassroots 的问题(比如你一天是怎么过的?)但

给我一种感觉就是:equality。

clubhouse 把 equality 这个话题摆到台面上来了,在这个世界里没有 media 做传声筒,你想听谁逼逼,就可以加入谁的小组。和听 naval 的不靠运气致富播客不同,这感觉就像我坐在硅谷的某个咖啡馆,旁边 naval 正在和创业者聊着产品,洗手间里还不时传来冲水声。

就像一个云上的硅谷,飞快的语速,嘈杂的咖啡厅、鹰嘴豆泥的健康食物咀嚼声。以前它只发生在 sandhill road 13 号的某处,现在它出现在你的耳朵里。

就像 twitter 一只蓝鸟链接世界,在越来越动荡的今天,Clubhouse 成了一把朋克的贝斯,开始声动着世界。

讨论!no bullshit

除了 musk 带来的名人效应,很多组是为了讨论问题而设立。不是「点评」,而是把一个公共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拿到台面上来「讨论」。为啥要讨论呢,因为这背后是一群投资人和创业者,讨论完了干啥呢?解决问题创业呗。说成是大型创业交友现场也不为过。

前几天 Naval 和 balaji 在一个印度社区聊创新,好像接入区域热线电话,「hi josh , 你有 120 秒问一个问题,开始吧 go… 」

相比于说教,「讨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如果真的发挥它的价值,就需要有啥说啥,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所以我比较不担心国内仿品塑造出的形态,如果只是一群互联网大佬来 pr 自家产品的地方,仍然像综艺里插播的安慕希硬广令人一言难尽。

讨论是另一种形式的消化信息,open social protocol,de-media,defi,biochemistry,innovation by countries,covid and viccines 被反复的提到,反复的讨论。这和研究还不太一样,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在安利 roamresearch,但从促进创新的角度,clubhouse 这种讨论的效率在于,一个 idea 我要马上拿到反馈,然后下一步我可能就开始做了,这非常符合创业界的逻辑,feedback——action。所以我觉得它会一定程度上加速创新

记者的谢幕场

如果我们相信在未来,人们会花越来越多时间在线上的话,信息就是 peer to peer 的时代,p2p 的传递和交易。信息将越来越开放,你可以和偶像在一个 CH 的聊天室里,时不时听他发出对各种即时事物的见解。

但这并不能说明,CH 对我来说是一个社交的地方(更像一个继续追星的地方),我来这里的目的还是听 naval (等我之前 Twitter follow 的人,与 twitter 和播客不同的是这里是 live 的 naval)。也就是说,如果自己没有一个个体的符号,在哪个平台上都是一样的。

相关阅读:开放性社交协议会带来哪些变革?

我们当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去扩大自己的受众,之所以做自媒体是因为最终我们要将自己转化为一个「个体」的符号,而不是我为谁写稿。之后会有越来越多这样公开的「Space」,但重要的不再是平台上 follower 的数字,而是那个声音,那个 idea,最终大家会去搜索引擎上找到你的符号。

someone who can not manage well their clubhouse,substack or twitter becomes a journalist.—naval

听到了啥

能提好问题比好解释似乎更重要

比如昨天 musk 的直播有个反差,他提问后来出现在观众席的 Robinhood CEO 时明显比他回答问题时有趣 100 倍。如果你听过杨澜 5 年前采访 Musk 时会发现他的回答大同小异,下次让马斯克来做 MC 的呼声甚高。

pr 这种行为会遭到鄙视

这个就更有意思了,在昨天的直播中,RobinHood 的 CEO 一上来就开始 pr,立马被 musk 调侃,仿佛在说:快节约大家时间吧,no bs。

忘了是谁说的,如果你的东西真的好,你不需要(找人)带货。

注:Robinhood 最近曾限制了十几只股票和相关期权的购买,被散户认为这是华尔街联合坐庄借以收割散户。

我想做的事情

clubhouse 这个产品一开始并没有让我觉得多么不一样,我甚至还以为是和 YY 差不多的东西。但逐渐你会发现,虽然产品形态没有本质区别,但关键是用来做什么。究竟是一个游戏乐园,还是一个云上硅谷,当然也可能最终两者都是。

回到最开始 chamath 的那句话,我觉着 clubhouse 在 equality gap 这个方向上迈进了一步,也算是疫情之下或者说动荡的时代催生出的延续创新的方案。但另一个方面让每一个普通人都实现财富的增长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从我最早翻译 naval 的「不靠运气变得富有」系列,提出 15 天公司这个概念并成立「月半车库」,到最近组织协作项目「make 1 digital $ together 一起来赚一美金」。

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是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通过 proof of work 能赚到 ,并且互相之间有所有权 ownership (token 是最佳载体),成为彼此的 supporter。就好像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品牌(个体符号),然后大家互相占股,这样人们就会帮助彼此变得更好,并因此彼此受益。我们的财富会通过这样的正和游戏生长、流动,human capital 才成立。

Make 1 st digital $ together

这个财富或许都不需要是你的主要收入,你还是该干嘛就干嘛,而是作为 optionality,一个可选项。这个「可选项」会成为一种流动的权益,让你有机会通过一起做事认识新的人,解锁新的技能,获得新的归属感。

我想,如果有(可能终究会有),那我的产品就会是这个。

说了这么多 clubhouse 有意思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老动嘴皮子,可能会牺牲健身、陪家人的时间。those guys miss the time working out‍️!(跳舞去了,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